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文革与民主有屁的关系?文革就是暴民政治,mob rule

@唯物主义思想家 9楼 2014-07-25 08:19:38
  楼猪难道能否认文革是中国民主的实 践?
  

Advertisements

天涯审贴规则建议稿(一个符合言论自由理论与 实践的规则)

【最近天涯在进行议事员公开竞选。本人认真看了各位候选人的贴子,发现反映最 大的问题是审贴规则,有感而发。特提出此建议性规则。】

【天涯审贴规则建议稿(一个符合言论自由理论与实践的规则)】

本规则首先分“实体规则”与“程序规则”两个部分,类似于刑法与刑诉的关系。

一、实体规则:

实体规则是判断帖子是否实质上违反规则的审核标准,分“事实陈述”部分与“意见 表达”部分。所有言论,根据其性质,可以区分为事实(facts) 与意见 (opinions)两个部分。

(一)事实陈述部分:

事实陈述部分,判断其是否合规,首先要看所陈述的内容是否真实,其实也要看陈 述的内容,是否具有相应的私密性或可公开性。

诽谤、欺诈、危害公共秩序的虚假信息,其判断标准,以真实性为基本依据,其实 要考虑当事人陈述事实不真实的主观原因是故意还是过失。就天涯而言, 基本上 事实陈述不真实就可以删帖了,至于主观因素,那是现实中公检法才去考虑的。

侵犯隐私、商业机密、国家机密,这个涉及所陈述事实的私密性或可公开性。则是 另外一个判断标准,这个一般用不着天涯来负责评判,一般也没有这个条 件。当 然有一种是可以很好判断的,就是散布尚未开始或正在进行中的国家级考试的答案 的,这是侵犯国家机密。

(二)意见表达部分:

侮辱、歧视和主张暴力的言论。

另外,根据公私议论的划分,某些是不具有公共讨论价值的议论,应当禁止。

第一,色情淫秽;

第二,广告、代购等商业行为。

所有这些实体标准,都应当是公开的。对于一些“敏感词”,也应当由天涯及时汇总 并公开。只能公开的评判标准才能作为删帖理由,真正体现天涯规则的 法治化。

二、程序规则

根据各国言论自由的相关实践,一般区分为事先审查制与事后追责制。

根据本人的观察,天涯论坛可以兼采两种方法,对于主贴(thread),可以采用事 先审查制——对此需要指出的是,很多国外网站也实行事先审查 制。对于回帖 (reply),可以采用事后追责制,即举报加评判制。

(一)主贴的事先审查制:

审查委员会。针对每个帖子都有随机抽取的九人或十五人进行审查,“过半”(5/9 或8/15)或“过三分之一”(4/9或6/15)通过即可。

这个规则基本可以把一些明显的上述实体规则的挡住了。同时比较宽松的通过标准 又不会造成纯左或纯右之类的一面倒的言论环境。

(二)回帖的事后追责制:

举报+评判委员会。评判委员会的组成也实行九人制或十五人制。至于通过标准则 要求“三分之二多数”或“过半”通过。

这个通过标准相对于前面的审核标准要高,因为除非争议太大,一般不会被举报。

(三)自辩与上诉制度:

无论对于事先审核的还是事后追责的,至少要保证两种程序权利:第一,自辩的权 利;第二,一次上诉的权利。

上诉委员会,应该是十五人制,并且要求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体现对上诉事项的严 肃性与谨慎性。

对于以上三个委员会,前两个建议使用普通涯友,而对于上诉委员会,建议实行特 别遴选,可以由选举出来的天涯议事院成员充任。

最重要的是,对于每一个单独的“案件”,其审查、评判或上诉委员会都应当是随机 抽取出来的。不可形成固定的权力。

为什么要实行委员会审查制代替版主审查制?这就是公道自在人心的体现,避免版 主一人审查或评判造成的随意性。

多党制是实现民主政治的唯一路径吗?

【问】

多党制是实现民主政治 的唯一路径吗?

【答】

我很想回答不是,但是,事实证明,如果选民只有一个选项,那选举权就等于是个屁。

当年,电话刚出现时,只有一个电信局在办理电话业务,于是它就可以指定你必须买哪个公司的电话机,还要限定你月最低消费,还要座计费,还要 通讯费。

现在我们手机有了联通、移动、电信,原来的​固话也有了网通(被兼并入联通)、电信、铁通,现在你进哪个电话公司,它要指定你必须买某个公 司的电话机的?

当 然,世界上有很多国家,民主政体,但是能做到一党长期执政。比如日本自民党以及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国家并不禁止其 他反对党的存 在。有反对党的存在并构成有力挑战,才能让执政党居安思危,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其实新加坡在世界其他国家看来,更接近于威权主义,不是那 么民主。而日 本的自民党内派系林立。实际上形成了自民党内的多派竞争制。)

台湾自五十年代就按中华民国宪法实际县市长的直接选举了,但是台湾真正实现民主,是在民进党成立并参与选举之后。

当前某党如果主动改革,挟改革开放之成就,还是可以长期执政的。如果要民主,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不但可以增加威望,而且反对党来不及整 合,并且也没有借以打好群众基础的事件。

当然相对于实现民主,法治应该更优先。没有法治的所谓民主,难免会走上文革式道路中,而如果在前民主时期先培养好了法治风气,民主起来也就 没有那么多暴力、血腥和混乱了。在这个方面日本、英国就是我们的榜样,而印度、俄罗斯则是反面教材。

作 为我个人,不赞成突然实行民主。建议实行渐进的改革。正如前面说的,先打好法治基础。此外,加强人大的作用,培养人民群众走文明的议会民主的 风气,鼓励人 民群众通过议会参政议政,让人大真正成为上通下达的通畅渠道,这个很重要。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逐步实现全国各级人大代表的直接选举。至于行政 长官的直接选 举,如果担心容易赞成不稳定,可以不实行。最后我们就走议会民主制也不错。

对于社会矛盾的解决,在议会内扔鞋,好过在街头扔燃烧瓶。

最近几年,各地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就是人大不作为的结果。这不是哪个主义的问题,而是国家的公共管理能力的问题。

中国自古以来,政治上最纠结的一件事就是言路闭塞。为什么?就是中国古代没有一个议会。相比之下,古罗马有元老院和民众大会,中世纪的法国 有三级会议、英国有议会、天主教会而有一个枢机主教会议呢。

中国古代文人一直期待的“天下大同”,其实也只需要一个能充分发挥作用的议会,而已。

一个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关押了某小波的政权,也好意思纪念曼德拉?也好意思说“风雨中 抱紧自由”?

一个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关押了某小波的政权,也好意思纪念曼德拉?也好意思说“风雨中抱紧自由”?

精神分裂了?不要脸不要皮了?

国资委:世界最大的垄断资本财团?

国资委:世界最大的垄断资本财团?

2014年6月4日 21:16 查看原网页
本文发送给财经网微博私信订阅用户,如不喜欢,回复TD即可退订。

【阚凯力/文】日前,筹备成立“国家铁塔公司”的消息,在电信业内一石激起千层
浪。该公司成立后,将全权负责铁塔的建设和维护。未来中国三大电信 运营商将
不再自己选择基站站址并建造铁塔,而是租用该公司的铁塔。

表面上看,由国资委主导、工信部及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
信)酝酿成立的铁塔公司,目的是为了整合运营商铁塔资源,统一运营管 理,反
对重复建设,节省资本支出。

应该承认,基站的选址确实日益困难,而铁塔的建设也耗资费力。为此,一些西方
国家已经部分实现了基站铁塔的共建共享。但是,西方的铁塔公司绝不可 能垄断
基站站址和铁塔的资源和价格,更没有剥夺移动运营商自己选择站址和建设铁塔的
权力。因为这样的铁塔公司绝不是一个,而是有很多个。它们只有 依靠良好的服
务和合理的价格,才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争夺移动运营商作为自己的客户。

由此可见,我国成立铁塔公司的关键不是要不要剥离电信运营商的基站站址和铁
塔,其要害是铁塔公司是否会形成垄断。

铁塔垄断后患无穷

首先,垄断性铁塔公司将严重损害我国电信事业的发展。众所周知,我国的三个电
信运营商分别拥有不同的2G、3G和4G网络,以及GSM、 CDMA、WCDMA、CDMA2000、
TD-SCDMA、TD-LTE和未来的FDD-LTE多种技术标准。这些网络和标准,不但各自的
技术 不同、频率不同,而且各个运营商对于不同技术和不同市场的经营策略更是
明显不同。这些都使它们对于基站的位置与分布具有不同的要求。

如果铁塔公司是独家垄断,那么就很难有积极性来及时满足电信运营商对基站站址
和铁塔的各种需求。这就将影响到各运营商网络技术的有效发挥,也就不 能及时
满足市场和消费者需求。

第二,垄断性铁塔公司将损害消费者利益。既然这个铁塔公司是掌握了全部铁塔资
源的行政性垄断,所以势必掌握租用铁塔的定价权。出于任何垄断企业追 求利润
最大化的本性,它很可能制定最高的垄断价格,而三大运营商将只能被动地接受。
这样,电信运营商也就只能把这一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由此引 起电信资费的
上涨。

第三,垄断性铁塔公司将成为支配电信运营商命运的“超级垄断”。正是因为各运营
商对基站站址和铁塔的要求不同,所以基站的选址和铁塔建设的优先顺 序,将对
其业绩产生重大影响。更重要的是,这也将决定各运营商的用户体验,甚至影响到
运营商的生死。因此,这个垄断性铁塔公司将具有决定三个运营 商的经营业绩甚
至生死的权力。

第四,垄断性铁塔公司将成为垄断性“国家移动通信公司”。虽然铁塔公司现在的经
营范围仅限于基站站址和铁塔,但是同样以“整合资源、反对重复建 设”为理由,
在统一的站址上也就可以拥有全部基站的机房与缆线。

按照这一逻辑延伸下去,又同样可以顺理成章地进一步扩大为基站内的全部移动通
信设备。如此一来,所有的移动基站都将被垄断,而三个运营商也将失去 无线网
络,成为仅仅负责业务销售的“虚拟运营商”。由此可见,铁塔公司的成立,不过是
我国电信业重回垄断的第一步。20年来我国电信业打破垄断、 促进竞争的成果,
恐将毁于一旦。

国资委的实质

铁塔公司的成立由国资委主导。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证明,一个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决
定了其社会福利。在生产力水平一定(即社会福利一定)的条件下,企业 利润与
消费者利益(即“消费者剩余”)是直接矛盾的。因此,在国民经济生活中,政府就
必须全力保护消费者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够迫使企业为了生存 并获得利润,努
力提高生产力水平,由此提升整个社会的社会福利。同时,无数事实早已证明,保
护消费者利益、迫使企业提高生产力水平的最好手段,就 是打破垄断、促进竞争。

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在2003年作为国务院“特设”机构成立之前,
很多人曾经以为其目的是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其职能自然是以资 产审计为主。但
是,作为一个正部级的政府权力机构,国资委自成立以来就掌握了国民经济中几十
个行业和上百家特大型国有企业的人财物大权,“管人、 管事、管资产”,把监督
管理国有企业的目标规定为“保值增值、做大做强”。

在宏观经济中,政府的调控目标是社会福利和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而在微观经济中
对企业的管理目标是利润最大化,二者根本不同。因此,“保值增值、做 大做强”
的实质,就是混淆了政府宏观调控与企业微观管理的区别,把我国的每个行业作为
一个企业来管理。很明显,国资委的这个目标与政府宏观调控的 目标背道而驰。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国资委进一步制定了深入到企业经营管理各个细节的“关键业
绩指标”(KPI),以此对其进行严厉的考核。因此,国资委下属的国 有企业,也
只有在与民争利方面毫不手软。同时,我国上百家特大型国有企业丧失了市场中的
独立地位和经营自主权,变成了国资委这一家母公司下属的分 公司、子公司或“车
间”。这与我国几十年来经济体制改革中打破计划经济、政企分开的基本原则,更
是背道而驰。

更为严重的是,因为垄断是保证企业利润最有效的手段,而竞争必然损害垄断企业
的经济效益,所以“保值增值、做大做强”这个目标的本身就是反竞争 的。同时,
因为这些行政性垄断的特大型国有企业拥有种种特权,所以政府监管部门往往难以
对其反竞争的垄断行为进行有效的监管。

十几年来,电信业一直是国有资本与民争利最为突出的行业之一。例如,一家独大
的中国移动,其税后净利多年保持在20%以上。甚至出现过这样的事: 一位运营
商的高管曾经向笔者“求教”如何“提高成本,降低利润”,因为其利润之高已经到了
“无法披露”的地步。即使如此,刚刚成立不久的国资委, 在十年前还是把电信竞
争中的“价格战”,说成是“国有资产流失”,三令五申,严厉禁止。在禁止无效之
后,2004年11月又主导了中国移动、中国 电信和中国联通之间的高管互换。这种
明显违反市场竞争起码规则的行为,不但使全世界的舆论大哗,更使我国一再宣称
的“市场经济地位”一时成为全球 笑柄。

在国资委主导的2008年电信重组中,把包括网通、铁通和卫通在内的六家运营商合
并为三家。对比香港六家以上电信运营商的竞争,这次重组显然在一 定程度上削
弱了竞争。这一次,国资委主导筹备的“国家铁塔公司”,又可能成为我国电信业恢
复垄断的第一步。

时至今日,我国电信业和其他行业的大量事实都可以证明,2003年成立国资委是我
国经济体制改革走向倒退的转折点,它在任何意义上都已经成为全世 界最大的垄
断资本财团,有悖于市场经济的基本概念和我国进一步深化体制改革的目标。

亟待深化体制改革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遵循由市场起决定性
作用这一规律,着力解决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的问题。政府的职 责和作
用,主要是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

与这一原则对比,作为国务院直属特设机构的国资委,其定位、权限和任务,尤其
是其“保值增值、做大做强”的目标,是否应调整为“防止国有资产流 失”?甚至是
否可把这一任务转移到国家审计署和其他政府部门,从根本上撤销国资委?这些问
题已不容回避。

关于移动通信的基站站址和铁塔,在我国可喜地看到,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自愿
和互利的基础上已在站址短缺的部分地区,开始共享基站铁塔;而中国通 信服务
有限公司(“中通服”)和其他一些服务于移动通信业的公司,也已经承担了大量的
铁塔建设与维护工作。

至于专业性的铁塔公司,既然西方国家可以搞,中国当然也可以搞,但是关键在于
如何防止它的垄断。

首先,如果要剥离电信运营商的基站站址与铁塔,可以想象,如果成为三家,并且
与原来的运营商完全独立,它们是否就会按照市场规律,互相竞争?若如 此,为
什么一定要合并为一家垄断性公司,而不是成为三家?

第二,考虑到三家电信运营商都是上市公司,在目前媒体披露的股权方案中,它们
在铁塔公司中的股份,基本上是拍脑袋和利益博弈的结果,很难说没有侵 犯投资
者的权益。如果成立三家铁塔公司,就可以把原电信运营商的每一股,直接换为新
电信运营商的一股和对应铁塔公司的一股。这样做,是否在资本市 场上也更加顺
理成章、便于操作?

第三,既然铁塔公司将引入民营资本,它是作为小股东“装点门面”,还是作为大股
东取得控制权,以此来“激活机制”?

第四,在描述前苏联解体后的状况时,斯蒂格利兹曾经说:“国有垄断是懒汉,而
私有垄断是恶魔。”这是因为私有垄断比国有垄断更加贪得无厌,必将变 本加厉地
搜刮民脂民膏。既然如此,如果民营资本一旦拥有垄断性铁塔公司的控制权,是否
可能带来更大的灾难?

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归结起来,就是一个:在铁塔公司的成立中,如何防止垄
断、促进竞争。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也就是如何“依据市场规 则、市场
价格和市场竞争,实行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而不是如何协调成立行政垄断
性的“国家铁塔公司”。

(本文作者为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来源:《财经》杂志)

国资委们是硕鼠,不是社会主义代表,不是全民利益代表

现在的体制,国有企业名义上是全民所有,但人大等民意机关——真正的“股东”——却根本说不上话,这不是全民所有,只是官僚资本主义。国资委就是最大的官僚资本代言人,利用权力侵吞国民利益的硕鼠。

这样一个硕鼠,还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反对经济深化改革。社会主义特征退出生产领域,扩大福利领域,这是必然。国资委们根本不是捍卫什么主义,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

国资委们只是硕鼠,根本不代表社会主义,不代表全民利益

现在的体制,国有企业名义上是全民所有,但人大等民意机关——真正的“股东”——却根本说不上话,这不是全民所有,只是官僚资本主义。国资委就是最大的官僚资本代言人,利用权力侵吞国民利益的硕鼠。

这样一个硕鼠,还打着社会主义的旗号,反对经济深化改革。社会主义特征退出生产领域,扩大福利领域,这是必然。国资委们根本不是捍卫什么主义,其实就是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

江泽民

关于这次台湾3.18学生运动,驳某网友兼议民主

以下是针对某位网友的发言有感而发。对事不对人,故匿去其名。

乌克兰事件彻底暴露了毛左的汉奸本性

乌克兰事件彻底暴露了毛左的汉奸本性

乌克兰事件,特别是克里米亚公投,彻底暴露了中国毛左的汉奸本性。

提起公投,熟悉近现代史的人都不会感到谋生。当年。希特勒就曾搞过几次公投。
1939年4月10日,奥地利举行“公民投票”合并成为德国的一 个省。投票当 天,每
个投票站放两个箱子,一个箱子盛赞成德奥合并的票,一个箱子盛反对德奥合并的
票。票箱旁边坐着纳粹“监票委员”,手里拿着笔和本子,看 到谁投反对 票,便把
他的名字记下来。看了这个架势,除了极个别人外,谁还敢投反对票?

投票结果很快揭晓。德国官方公布:德国99.08%和奥地利99.75%的人投了赞成票。

这情景,和俄罗斯大兵枪口下举行的克里米亚公投,何其相似乃尔。

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我们北边邻居的公投,更是铭感五内。俄罗斯主导的两次针对
中国的“公投”,让中国丢失200万平方公里领土。

  第一次“公投”是唐努乌梁海地区。1921年3月,俄罗斯导演了一场所谓的“公
投”,最终“名正言顺地”把这片24万平方公里中国固有的 土地分离,最后成为俄罗
斯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第二次“公投”大家更是耳熟能详,那就是外蒙古地区独立,使得中国的地图从
此从“枫树叶”变成了一只“鸡”。

除了历史,看看当下的现实,看看新建、西藏,看看台湾,看看这些潜在的分裂隐
患。如果克里米亚公投的“多米诺”骨牌一旦引起连锁反应,中国恐 怕真要陷入四
分五裂的陷阱了。这也是除了俄罗斯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克里米亚独立的
原因了。

在这样血淋淋的历史面前,在这些潜在的巨大危险面前,那些毛左还在为克里米亚
公投叫好。这般下作行径,除了用“汉奸”、“卖国贼”形容外,我 找不到其他合适
的词语。

在当下的中国,有一种十分怪异的现象。如果有人为欧美,主要是美国叫好,那怕
是美国真的做得好,也要被归入汉奸的行列。但如果是为俄国,也包 括朝鲜、古
巴、委瑞内拉叫好,那怕是这些国家真的做得不好,那怕是这些国家的某些举措已
经危害、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利益,诸如朝鲜的核试验,诸如这次的克 里米亚沟
通, 也要被带上爱国者的桂冠。

为什么为美国叫好就是汉奸,为俄罗斯叫好就是爱国者?这有着历史和现实的根
源。我们只要看看这条标语就会明白其中的奥秘:“武装保卫苏联”。

中国的毛左,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左派媒体,就是“武装保卫苏联”的后来人、继
承者。他们虽然长着一副中国人的面孔,血管里流淌的确是俄罗 斯的血液。

看到一张新闻照片,一个乌奸,带领一队俄罗斯士兵,侵犯自己的祖国—乌克兰。

我想,有朝一日,再爆发珍宝岛之类的冲突(不要以为没这种可能性,看看俄罗斯
这些年对中国的种种举动,两国爆发小规模冲突的可能性是存在 的),中国的毛
左们,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左派媒体,一定会和那名乌奸一样,带领异族,侵略
自己的祖国。

所以,要成立国安委,严打毛左卖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