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关于社会主义的一点感想

提出“XX专政”,把暴力与血腥引入社会主义运动的始作俑者是列宁。这个家伙去欧洲流浪的前一年,恩格斯去世。连恩格斯一面都没见着,也好意思自称社会主义正统。一战前后,以是否支持战争为标志,第二国际分裂,20多个成员党中3个党退出,骂其他留下的党为修正主义。第二国际坚持到二战。苏联扶植的共产国际也只坚持到了二战。如今社会党国际又兴旺发达了。自命“正统”的那几个党,要么“修”了,要么亡了。其实列宁放弃生产力标准,在封建落后国家搞社会主义,是最大的修正主义,把封建陋习都带进了社会主义。

Advertisements

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一种国家制度。这句话怎么理解?

列宁说,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一种国家制度。这句话怎么理解?

列宁认为民主是一种治理国家的制度安排或政权形式。

这句话是片面的,民主还是一种价值取向。

如果民主只是一种制度安排,那么如果专制制度下经济发展得好,岂非就不用民主了?而这种想法正好与现实冲突。

为什么说民主是一种价值取向呢?民主是为保障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而设计的制度。多数人作出的未必是最正确的选择,但一定是照顾到大多数人利益的选择。民主是为尽可能多数的人的利益作出决策,而专制只为一人或少数人的利益进行决策。

在政治领域,以处理国家与个人利益为标准,存在两种哲学:一种是国家主义,另一种是自由主义。国家主义要求个人利益服从国家利益,人民为国家服务。本质上这是把人民当成国家的工具。这样的国家一般是专制国家,而所谓的国家,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也就是说,人民为这些掌握国家权力的少数人服务。为了国家某些大而空的目的,可以牺牲个把人的性命自由与尊严,毫不可惜。

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是标准的国家主义哲学。其在现实中的表现有目共睹。

自由主义的根本原则是尊重每个个体的生命自由与尊严。国家为保障人民福祉而生。这里的人民,是可以具体到每个个体的“人”。从个人角度讲,自由主义要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已所欲,亦勿施于人。自由是个体公民在不影响他人同等自由的前提下所享有的权利。个人有自由,社团有自治,国家有民主。国家是依照社会契约建立的,立法是通过合法选举的立法机关依照法定程序制定的,这个立法过程就是社会契约“签订”的过程。

列宁曾说,宪法就是一张写着人民权利的纸。确实如此。各国宪法最重要的两大部分是政府组织形式与人民基本权利。规定政府组织形式的目的是限制公权力,规定人民基本权利的目的是保障人权。历史上,侵犯最能侵犯人权的就是国家。美国人说,政府是必要的恶。政府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提供公共服务,提供公共服务就掌握公共资源,如果不受制约,政府就会腐败,就会滥用公权为政府内部的人的私利服务。所以限制公权也是为了保障人权。

民主不是少数服从多数。平等的公民之间,谁也不需要服从谁。民主是在无法达成合体一致的情况下,通过辩论与博弈,达成最大程度的共识。

列宁认识到了一些民主的皮毛,却没有认识到民主的本质。列宁在任内,建立了苏共的“契卡”,臭名昭著的克格勃的前身。秘密警察,不受制约,各种侵犯人权。斯大林任内,利用克格勃搞大清洗,军队有经验的将领大多被处决。导致苏联在卫国战争一开始,失地千里。另外还有对一些少数民族的大流放,也是这个机构干的。

也是这个列宁,在革命前承诺革命一成功就召开立宪会议,制定宪法,实行民主。结果一看立宪会议的选举结果,社会民主党占了多数,立马翻脸不认人,解散立宪会议,逮捕反对党。人家社会民主党,是共产党在第二国际内的友党,甚至是兄弟党啊,都是马克思恩格斯的徒子徒孙啊。列宁毫不留情地予以杀戮。纵观整个苏联时期,可以说对内对外都是极其残忍血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