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看看今天的台湾,为什么当年的人们要抛弃国民谠

 其实国民党与共产党都受苏联影响非常深。孙中山刚开始学美国,同盟会是美式政党,比较松散。辛亥革命后,面对袁世凯的阴谋诡计,同盟会及早期国民党不是其对手。当时的中国也从满清中央集权变成了革命后的“联省自治”旗号下的军阀割据。比较乱。中国有句古话,乱离人不如太平犬。大家又都盼着中央集权了。孙中山提出了新的军政、训政、宪政三步走的新理论,在南方成立革命政府,希望通过军事实现统一,再通过中央集权的方式用训政的手段教导民众,推行民主。

这时苏俄正好革命成功,中国国内对社会主义产生了兴趣。孙中山去苏联考察,引入苏式建党原则,实行中央集权式党务。那时的国民党甚至希望中国不要再有共产党了,国民党加入共产国际,成为共产国际的东方支部。最后的结果是在苏联主导下,中国实行国共党内合作。这种强行捏合在一起的“合作”为以后血腥清党埋下了隐患。国共第一次合作,虽然是合作,但在争取党员、民众和苏联经费上,两党竞争非常激烈。共产党又把国民党的纲领斥为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让广大热血青年,加入了国民党的,也产生了动摇,倒向共产党。共产党虽然当时人少,但在国民党内都是领导层,这让非共的国民党元老产生了“孙悟空智取芭蕉扇”的危机感。所以才有了西山会议派,以及以后的清党。

蒋介石上台之后,借着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理论,长期实行由国民党一党独裁的训政。到抗日战争开始为止,蒋在做的工作,其实主要就是打各路军阀,打共产党根据地,努力实现新的中央集权。抗日战争中断了这一进程。

抗战后在美国斡旋下,国共和谈,加上当时的第三党,举行了一系列政协会议。在政协会议上拿出了经过中共参与制定的,包含了联邦制(省自治)、国会制、责任内阁制、军队国家化、八小时工作制、社会主义(福利主义)、保护工人、妇女、少数民族权利等原则的宪法。国民党召集的国民大会基本采纳了这个宪法方案,制定了1946年的民国宪法。虽然这个宪法采纳了孙中山的五权分立原则,但其中的分权制衡机制是中共加进去的。后来中共力量强大了,也没真心追求这个宪法的真正实现,就找了个借口拒绝参加当时的国大。国共正式开战。

结果共产党占领了全国,国民党跑到了台湾。共产党根据政协方案,在召开的新政协中通过了《共同纲领》,这个代宪法比1946年的民国宪法有所倒退。共产党又发布《废除国民党六法全书的指示》,彻底摧毁了民国以来的法治成果。此后大陆开始三反五反、反右派、社会主义改造、人民公社化等运动,政治统治空前严密,民主政治赖以生存了经济自由也没了。人大制定的五四宪法也成了废纸。文革中,对这张废纸还不放过,又两次修宪,用政治口号改造了宪法。七八年宪法,恢复了一些五四宪法的原则,但实行了两年,仍然粗陋得难以忍受,于是制定了八二宪法,即现行宪法。民法刑法开始完备。到现在,我们的人大委员长宣布终于基本建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我们仍然没有一个民法典。

国民党节节败退,跑到了台湾,宪法被用“戡乱救国”的各种条例架空了。国民党长期实行“戒严”。但所谓戒严,只是党禁。经济建设、政治选举都没有放弃。台湾五十年代就开始县市长的直接选举了。(大陆到现在能直选的还只有村长。)蒋在台湾实行了减租减息、均分土地的土地改革。这与大陆不同的是,蒋没有再搞什么社会主义改造,把分了的土地又拿回去。我最近看民国二十三年的土地法,发现其中有平均地权的内容。可见,如果有条件,国民党也会做某些某党今天吹嘘不已的工作。

与大陆到现在还摸着石头过河不同,台湾的民主改革一开始就目标明确,那就是落实宪法权利,实行民主宪政。台湾民主化,大家都夸蒋经国,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台湾一直有一个组织叫做“台湾人权促进会”,这个组织每年都会发布一个人权报告。台湾社会一直六法齐备。这些都是台湾民主法治宪政能够实现的基础。蒋经国生前开放了党禁,台湾成立了民进党。民进党的骨干是以“美丽岛事件”律师团为主。虽然陈水扁现在被关押判刑。但出身南部农民的陈,代表民进党竞选总统,让民进党成了一个民众的党、民主的党。这是民进党在台湾岛内的形象。

纵观整个民主革命的脉络,谁主流谁支流,前途在哪,道路在哪,一眼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