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宪政的基本精神为什么在于限制国家权利

宪政的基本精神为什 么在于限制国家权力?

最根本的原因是人性本恶,一个人掌握了国家权力,就更容易作恶。限制国家权力的实质是限制掌握权力的人的权力,防止其利用公权力为所欲为。

人性到底是善还是恶,笼统去谈,没有意义。弗洛伊德将人性区分为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本我是一个人纯粹的欲 望,自我是人面对社会时的一般意识,而超我则是社会道德、良知的内化。本我是小人的一面,超我是圣人的一面。如果人脱离了社会的作用,就会变成魔 鬼。

虽然这样讲不完全正确,但是政治就是这样:如果没有监督制约,权力就会被滥用。当然也有人会本性善良,但进入官场,潜规则的作用也会让他变成坏 蛋。很多贪官讲自己的经历,不都是这样吗?都是慢慢变坏的。

防止贪污腐败,需要限制公权力。

政治本质上就是利益,就是资源的争夺与分配。只是这种争夺与分配也有正义与不正义之分。人民主权、任人唯贤等等是正义的,权力垄断、任人唯亲等是 不正义的。怎样让权力、利益的分配更正义,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民主宪政的提出就是为了解决这个课题的。为什么要追求权力、利益分配的正义? 一个社会如果不正义,就不会稳定,不会平和,迟早会有各种内忧外患。而且还会破坏其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什么样的状态是正义的?正义应该是怎么实现的?这也是问题。正义是一种价值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正义观。比如底层人民认为公平的是正义的,而富裕 阶层认为自由才是正义的。其实这是人在不同阶段的不同追求。同时这也是我们现在讲的公平与效率的矛盾。这个矛盾是马克思主义认为的那样不可调和 吗?错。马克思主义过分强调阶级斗争(社会公平),本身就是违反辩证法的。

这种对公平的不同理解是可以调和的。调和的基础就是“人民主权”、“少数服从多数”,就是民主。通过辩论和投票解决矛盾,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 发明。

当然,“少数服从多数”就一定是对的吗?又片面了。因为在人民主权论之外,还有“社会契约论”。社会契约论认为,公权力是有限的。是私权利的自我 限制和让渡的结果。只有在私权力让渡的领域(我们称之为“公共领域”),“少数服从多数”才是正当合法的。比如,一个人,无论别人有多少票赞成, 只要她自己那一票是反对的,谁也不能强迫她与另外一个人性交。否则就是强奸,就是犯罪。性自主权是绝对的私权利。

保障个人的自由与人权,需要限制公权力。

前面说的防止贪污腐败,是从功利主义角度说的。而后面这个公权力与私权利的对立统一(社会契约论),则是从其人文价值谈的。

Advertisements

央视新址强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