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怎样看待美国民主制度

美国民主制度,是三权分立政治体制的第一次成功实践。是现代民主制度的第一次成功实践。打破了当时学界普遍流行的所谓民主只能在城邦国家实施而不能在一个大国实施的迷思。

美国的民主最大的特点是宪政民主、联邦共和。美国人并不相信“大民主”,美国人对“暴民政治”早就有了深刻认识。尤其是在美国建国之后发生了法国大革命,出现了雅各宾派的“革命恐怖统治”。法国大革命,其实是一场并不成功的革命,善良的普通群众也落得个人头滚滚(这在《双城记》里有所反映),这样的革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美国的宪政民主,首先强调宪法高于一切。宪法最初只是设计了政府的体制,但是在宪法通过之后,又迅速通过了十条修正案,规定了政府不可剥夺的人民基本权利,所以这十条修正案也称《权利法案》。美国宪法的这种体例,确立了宪法的两大基本功能:限制政府公权力(power)和保障公民的私权利(rights)。

为什么保障公民基本权利那么重要?因为按照社会契约论,公权力是公民个人自由和权利的自我限制和让渡所形成的集合。基于这种理论,有些权利和自由是不可剥夺的,这部分成为基本权利。剥夺了这部分权利,社会的正义就无法实现,政府就成了魔鬼。

所以“少数服从多数”并不是现代民主的全部。如果只讲少数服从多数,那么人多势众的一方对人少的一方可以百般蹂躏,那么民主也就异化成了多数人的暴政。这种假民主,在历史上曾经一再出现。希特勒虽然也是选票上台的,但是他通过《人种纯洁法》对犹太人的迫害就是这里所说的多数暴政。

如何防止民主异化?如何防止多数暴政?那就是宪政。宪法上的“基本权利”条款,就是为了防止多数暴政的。此外,美国还有一个“违宪审查制度”,就是不管政府的行政行为还是议会通过的法律,如果违反了宪法,就要制止和废除。习总讲“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诚然。如果没有违宪审查制度,宪法规定的再好,实际中无法执行,那也是白搭。天朝宪法规定了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但是天朝的《集会游行示威法》被戏称“禁止集会游行示威法”,就是我们没有违宪审查的后果。

亚里士多德论证法治有两个方面:1. 法律能够被平等执行,这是形式的法治;2. 法律是良好的法律,符合自然正义和一般道德的要求,这是实质法治。其中实质法治要求“恶法非法”。怎么保证“恶法非法”?那就是违宪审查。

美国是一个联邦国家,不但在中央一层讲三权分立,而且在中央和地方关系上,讲地方分权。这与我们的中央集权形成鲜明对比。为什么要地方分权?这是增加社会活力的要求。

当年某地方施行乡镇长直选,我们的全国人大就多次发文,声称该行为“违宪”,这是非常搞笑的。一个民主共和国,乡镇长的直选都违宪,那民主体现在哪里?这个本质上是地方没有自主权。某些人希望改革要从下而上,某些人讲“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牵一发而动全身,从下而上,法律上地方又没有相应的自主权。如此,社会无法进步。

美国废奴运动和民权运动时,其实保守的势力都集中在州一级政府,而北方政府又都是倾向于进步的,这样就孤立了保守势力,社会得以进步。

我们现在都羡慕台湾顺利转变成了民主社会。却不知台湾早在五十年代就开始县市长的直接选举了。我们现在还在村主任直选的阶段。民主与我们何止十万八千里?!

如果我们现在有地方自治,左和右都不须再争论,都各自找一个地方实践自己的想法,等过段时间大家一比较,就知道谁好谁坏了。

我们现在都讲“民主集中制”。其实美国的民主体制才是真正的民主集中。我们现在讲什么“议行合一”,该讲效率的时候,政府各部门扯皮,集中不起来;该讲监督的时候,确实一言堂,民主不起来。结果就是既不民主又不集中。这也是某些人感叹的“一管就死,一放就散”的悖论。美国的三权分立,该民主的地方,议会监督非常严厉;该集中的地方,比如行政分支,也是行政首长的个人负责制。议会不是橡皮图章,政府里也没有人扯皮捣蛋。既兼顾了民主又兼顾了集中。

总之,美国的三权分立(分权制衡)、联邦共和(地方自治)、宪政民主(违宪审查),这三个方面是美式民主的精华。

结合史实,论述为什么有时候民主政治会走向自己的反面?

民主不是简单的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民主必须在法治的基础上建立,古希腊 的亚里士多德就论述法治有两大要素:1. 形式法治:法律必须得到普遍平等的实 施,不允许“我爸是李刚”;2. 实质法治:法律必须符合自然正义,不能违背一般 道德准则,像拆迁条例这种恶法,根本不是法治国家应该存在的。

法治的核心是宪政,即国家的最高权力依法行使。当然,民主和法治都是形式,内 里的核心是限制政府的权力(power)保护公民的自由和权利 (rights)。公民的 基本权利,不但多数派可以享有,少数派也可以享有。

民主走向反面,别的不知道,就一个希特勒我是比较清楚的。希特勒上台之前的 “魏玛宪法”,虽然号称当时“最进步”的宪法,但是却在每个至关重要的 公民基本 权利后面加了一句“国家可依法律限制之”。希特勒上台以后,制定的各种法律里 面,完全违背了民主的基本精神,这样的“民主”当然走向了自 己的反面。

宪政讲求“分权与制衡”,希特勒反犹的时候如果有议会制衡,也不会走到全世界对 立面。法国独立宣言宣布,没有分权的国家就没有宪法。意思是集权国 家政府容 易作恶,法律得不到遵守。另外,“恶法非法”的保障机制,应该是违宪审查制度。 某些国家,虽然看似有宪法,但是只能当擦屁股纸使,根源就 在于没有违宪审查 制度。

结合史实,论述为什么有时候民主政治会走向自己的反面?

民主不是简单的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民主必须在法治的基础上建立,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就论述法治有两大要素:1. 形式法治:法律必须得到普遍平等的实施,不允许“我爸是李刚”;2. 实质法治:法律必须符合自然正义,不能违背一般道德准则,像拆迁条例这种恶法,根本不是法治国家应该存在的。
法治的核心是宪政,即国家的最高权力依法行使。当然,民主和法治都是形式,内里的核心是限制政府的权力(power)保护公民的自由和权利(rights)。公民的基本权利,不但多数派可以享有,少数派也可以享有。
民主走向反面,别的不知道,就一个希特勒我是比较清楚的。希特勒上台之前的“魏玛宪法”,虽然号称当时“最进步”的宪法,但是却在每个至关重要的公民基本权利后面加了一句“国家可依法律限制之”。希特勒上台以后,制定的各种法律里面,完全违背了民主的基本精神,这样的“民主”当然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宪政讲求“分权与制衡”,希特勒反犹的时候如果有议会制衡,也不会走到全世界对立面。法国独立宣言宣布,没有分权的国家就没有宪法。意思是集权国家政府容易作恶,法律得不到遵守。另外,“恶法非法”的保障机制,应该是违宪审查制度。某些国家,虽然看似有宪法,但是只能当擦屁股纸使,根源就在于没有违宪审查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