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清室后裔发表讲话,主张恢复帝制,靠SB言论又出来了,这就是政协委员的素质!! http://bbs.fy168.cc/thread-322171-1-1.html

清室后裔发表讲话,主张恢复帝制,靠SB言论又出来了,这就是政协委员的素质!!
http://bbs.fy168.cc/thread-322171-1-1.html

 

在2011年广州市政协党外人士迎春茶话会上的讲话(摘要)
金复新(爱新觉罗.复新)
各位尊敬的领导,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春节好!同志们辛苦了!我们党外人士向各位在座的老同志拜年啦!
大家或许已经从网上看到,自从我《恢复帝制》的八篇系列文章在网络发表以来,舆论哗然,引发了社会各层对中国之路的深层次思考。有的同志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更多的人是对我语无伦次的谩骂和人身攻击。但我觉得无论是谩骂还是支持,对于中国都是有益的。何以故?谩骂者,反华势力气急败坏也,对中国以后不再有机会推行西方民 主的绝望之情的表露也。相信你们看了我的文章后,对帝制的优越性也深有感触,即使你们鉴于当前民众不易于突然接受帝制,或你们内部权力尚不平衡,还没产生政治强人,不能贸然推翻“八王议政”式的委员会制而推行帝制,但也终究看清了西方民主、工业革命和腐朽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本质,使奸人们妄图游说温相们搞“政治体制改革”的梦想彻底破灭。
以前你们只是从感性上觉得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本能地认为在中国推行西方民主将损害你们的利益。但无法在理论高度阐述出让人民接受,甚至让你们自己都能信服的思想。那是因为你们已经先入为主地信仰什么“德先生”“赛先生”,当然在此基础上只能得出“民主一定是高尚的,独裁一定是罪恶的”这一错误结论。洋人说民主好,奸民们也在闹民主好,连你们迷信的那些学者也在喋喋不休地在你们耳边旁敲侧击,妄图用“赛先生”这狼论证“德先生”这狈是不吃人的,忽悠你们说推行了西方民主和“选举游戏”,不仅好玩,还对国家有利,更对你们私利有利。你们一看普天之下都在说民主好,开始怀疑其自己来,私下也开始承认“一党独裁是灾”,以为真的只有民 主才对中国有利。在和敌对势力辩论时,缺少思想武器,显得底气不足。
敌对势力经常打着学术研究的旗号,以组建“咨询公司”、“研究中心”为幌子,公开散布对党不利的言论。它们还会冒充普通网民,把社会一切不如意之事全部煞有介事故弄玄虚地归结为:“这都是体制问题”,企图把水搅浑。2010年末,我看见有运运的帖子盘点中国当年的不幸事件,居然把男女求爱不成跳楼自杀、学生考试不及格服毒自尽都说成是“体制问题”。很明显,就是想把民间一切仇恨都引向你们,仿佛你们这几个人就是中国一切不幸的罪魁祸首,以后等你们垮台,要把你们下油锅千刀万剐。这样给你们制造心理压力,逼迫你们改弦更张,把中国引向它们想要的体制。似乎以后中国实行了它们要的那种制度,男女求爱都会一见钟情,学生考试再也不会不及格似的。而类似这样的帖子居然在“猫眼看人”这种大型论坛大行其道,没有谁敢公开质疑其荒唐,仿佛国内新闻管制已经解除,任由暴民在里面借口“邓玉娇”、“李刚”、“静安火灾”事件搞网络暴动,这在十年前简直不可想象。从中可以看得出你们中央这几位领导早已人心涣散,完全否认了自己的正当性和合法性,默认了运运们搞的西方民主是“高尚的”、“正义的”、“必胜的”,从而对维护自己的统治失去了信心,革命意志产生了动摇,常委们没有谁再把这国当自己的家而对其负责,都把责任推给其它常委,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已经没有人管了,大小官员正忙于考虑如何收拾行装,准备把聚敛来财产安全地转移出去。
在敌我双方的权力争夺战中,绝没有真空地带,毛主席教导我们:“舆论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只要领导人的思想一向它们妥协,一对敌人有所同情,有所可怜,中了它们的苦肉计,心一软产生了“妇人之仁”,听信它们什么“言论自由”、“普世价值”的鬼话,害怕它们说我们什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防线稍有松动,哪怕放松一点点舆论管制,它们就会象洪水猛兽一样扑进来,奸民们就会放肆地造谣生事,煽动仇恨的奸帖就会铺天盖地,以至于现在有些媒体记者造谣后,都敢公然抗拒中宣部要求它们更正并道歉的命令了,长此下去,再难收拾,得不偿失。
你们要清楚你们和运运和反华势力是你死我活的敌我关系,不存在妥协的可能性,不要幻想你们今后向民运投降,它们会善待俘虏,那样想“太傻太天真”。你们铁腕统治可保你们这辈子荣华富贵,儿女无虞,而一旦有了“妇人之仁”,对奸民慈悲,就会亡党亡国,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它们是不会反过来慈悲你们的,连你们子女都会被西方反华势力以经济犯的名义从美国引渡回来枪毙的。可怕不可怕?
你们要好好学学毛和蒋,蒋主张“宁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走一个”。毛做到的是“冤假错案免不了,漏网之鱼绝没有”。你们也应该这样治理网络,也这样对付国内那些对你们权力虎视眈眈的异己分子,“文字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手段,是中华文化的宝贵精神财富,这些喜欢乱说乱动的奸民只配“文字狱”来收拾,别怕美国说三道四,他们敢怎么样?这些奸人不是已经背引蛇出洞了吗?该跨省就跨省,该枪毙就枪毙,从重从快,保持足够威慑力,“文字狱”用不了几天,社会就和谐了。
你们还要警惕一些人,就是你们的战友,那些体制内混的中下层官员和御用文人,它们贪污的未必比你们少,混得已经很不错了,却仍不满足,反而怨气冲天,牢骚满腹。竟也说自己是弱势群体,吃里爬外,勾结反华势力,宣扬民主言论,伙同姜文之流的野心家通过拍电影的方式含沙射影,指桑骂槐。要知道,他们的利益并不和你们完全一致,就像曹操打孙权,孙权不能投降,投降了一切就都完了,而张昭等奴才力主投降,因为投降对他来说无非是换个新主子,自己何必去冒险去和曹操打仗呢。
同样,你们的宝贝战友巴不得你们垮台,它们机灵得很,等你们倒了台,保证摇身一变,以民主斗士的形象出现,说当年自己如何如何在网上发表过民主言论,说当年自己当中共的官是“人在曹营心在汉”。然后投靠反华势力,去和洋人把酒言欢,组建新政府,当洋人在中国的代理人,不仅没受到惩罚,反而说自己是民运、中情局、美联邦特工安插在中共内部的地下工作者,在新政府当了官,做得比以前还大。
这种情况在历史曾多次出现,明朝灭亡,投靠到清朝的官员就都比以前做得官还大。辛亥革命的获利者并不是参与暴动的那些人,而是黎元洪和袁世凯等反对革命的那些人,封疆大吏不仅没几个被杀,反而见势不妙纷纷通电全国闹独立,然后个个当上了各省的督军,成了独霸一方的大军阀,砍掉脑袋的却是鲁迅笔下阿Q这样的草民。抗战胜利后,大多数汉奸也以各种各样的名义逃避了惩罚,有的说是“奉命投降”,有的说自己是“曲线救国”,枪毙的也是极少数。所以你们绝不能完全相信你们手下的人,它们也是喂不饱的白眼狼,你们老给这些公务员涨工资就能笼络住它们吗?就能高薪养廉了吗?别太天真了,对它们这些白眼狼也该留一手,要挑动它们自己斗自己,要制造它们和愚民对立,而不能让它们和愚民联合起来,别让它们活得太潇洒了,要收集它们贪污的证据当把柄控制它们,不必可怜,不要包庇,要做出一副大公无私、大义灭亲、真正反腐的青天样子,继承“延安整风”时期的优良传统,隔一段时间清一次党,找个理由杀一批,让它们这些喜欢调皮捣蛋的人人自危,一方面杀人立威,让它们这些犯上作乱的想法都不敢有,另一方面还可以做给愚民看,仿佛自己是向着愚民利益的。
看到这里,那些跟着运运瞎咋呼的狂热分子该醒醒了,别等到头来,即使中共倒台了,砍掉的不是党员的脑袋,而把您给找个理由砍了脑袋以谢天下,您莫名其妙做了革命的对象,何苦来哉?
我告诉大家,这天下终究是机灵人的天下,无论哪个党执政,天依旧是这些会钻营人的天,地依旧是这些会投机人的地。它们到哪朝都吃香,共产党当政,它马上入党,中共要完蛋,它马上满口英语和洋人搂搂抱抱,我敢打赌,在新政权就职的高官依旧是中共现在体制内的那些红人。你们在网上混的准运运,不妨自己做个自我评估,要是觉得自己是死心眼的,趁早别参与政治,别在网上一天到晚讲什么“民煮柿油”的了,免得以后真的当阿Q被砍了脑袋祭旗。
好在毛邓是伟大导师,江胡是英明领袖,没那么容易被奸人忽悠,制定出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动摇的总方针,使西方敌对势力的阴谋至今没有完全得逞。但是敌对势力的希望还在,它们还在幻想你们总有一天会上它们的当,还在寄希望于换届之后的新一代领导人会有“妇人之仁”而加以利用。可是在看了我写的“恢复帝制”系列文章后,它们已经彻底绝望了,因为连它们自己看了我的文章后,都知道为什么西方民主在中国行不通,为什么中国只能搞帝制搞独裁了,只是它们现在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几十年一直坚信的真理原来是谬误罢了。
它们相信你们看了我的文章后,再也不可能上它们的当去搞西方民主了,从而会坚定搞“社会主义民主”的决心,甚至会走一条相反的道路,从党天下走到家天下,所以才在论坛上对我破口大骂泄愤,绝望之情溢于言表,再也无法用往日温情脉脉的假面具掩盖其狰狞面目了。
要从根上和西方流毒划清界限,就要首先把五四运动中无法无天的暴民们带进来的“德先生”和“赛先生”礼送出境,而在天安门广场东侧树坚持“君君臣臣”思想的孔子塑像,西侧树治国能臣韩非子先生的塑像。内法而外儒,外儒以哄刁民,内法以固皇权。对于网络刁民,放任不行,会被敌人利用,杀戮也不是长期的办法,霹雳手段,伤筋动骨,副作用大。最高境界就是哄(官方用语为“引导”),就像哄婊子一样哄,婊子就会把自己以前卖身存的压箱底的钱主动倒贴给你用。刁民乐于被哄。Actually,被人哄着真是种享受,哄人的才叫累,让它们爽了不算对不起它们。我们要看事物具有两面性,别看奸民现在很奸,可一旦被哄住,痴情起来简直不得了,会心甘情愿被你们利用的,又会像当年推着小车去支援前线一样去发痴。你们的毛主席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党天下”确实问题多多,“家天下”要比“党天下”好百倍,但比民主要好万倍。虽然推行“家天下”的帝制目前还有困难,但我相信,通过阅读我的系列“恢复 帝制”的文章,足以让你们从“德先生”和“赛先生”的魔爪中解放出来,从而认清中华传统体制和文化的价值之所在。中国只有今后实行了家天下,才真正有可能清除腐败,社会清明,这是西方民主和党天下在中国都做不到的。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中央诸位领导同志宜认清身边那些智库学者的真面目,凡愿师从西方体制的,凡劝说领袖应有妇人之仁的,凡推销西方文明的,凡口口声声什么普世价值的,皆可杀。任凭运运们死乞白赖在你们面前推销洋人哲学,哭哭啼啼要什么人权自由,要做到不听不看,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它巧舌如簧,我都不为所动,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看反华势力怎么办。地球上要没有洋人,地球就不转了吗?中国人就没法活了吗?就只能永远处于原始社会了吗?我愿义务担任你们的总顾问,帮助你们走出一条中国自己的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