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izens' Parliament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0

驳王雪飞论民主:中国人民不要上王雪飞们的当!

驳王雪飞论民主:中国人民不要上王雪飞们的当!

————

今天从凤凰网上看到《王雪飞:中国人民是不会上当的》,本人认为纯属大放厥词,故此一一批驳之。

第一,关于人权与主权的关系。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你在家打老婆,你的邻居管得管不得?

第二,王雪飞们说封建势力和帝国主义绞杀了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的努力。那么现在封建势力已经被推翻,中国也实现了独立自主六十年了,为什么自由民主还是遥遥无期?

第三,王说,美国限制众议院权力实质是限制“人民的权力”。

首先,民主社会,任何人的“权力”(power)都要进行限制。民主社会必须限制权力(power),保护权利(rights),否则就不是民主,是专制。历史上不乏借口“人民的权力”实行多数人暴政的例子。如古希腊“民主法庭”对苏格拉底不公正的审判。如法国大革命中雅各宾派恐怖统治。如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民主社会权力必须受到限制,首先要受宪法的限制。而宪法的首要目的是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

美国设立参众两院,首先是基于联邦制考虑。参院代表各州,众院代表人民。为什么要有州权?因为各州大小不同,人口多寡不同,单纯以人口分配选票,人口少的州总是吃亏。而参院为小州提供了充分的发言权和制衡力:你不能看我们个头小就挑战我们的底线!

现在美国参众两院议员都实现了直接选举,争论谁更代表人民的权力,有意义吗? 众议员任期二年频繁改选,不是为了削弱人民权力,相反,是为了让这些“人民代表”更贴近群众,而不是躲在办公室变成官老爷!

特别是让他们没有胆量敢立法给上访民众上大刑。

第四,民主的基础不仅仅在于是否有钱,更在于是否遵守民主的游戏规则。

印度比中国穷,但是人家民主制度运行越来越成熟。想当初刚独立的印度曾发生了种族灭绝式的民众冲突,甘地都被暗杀。而现在的印度族群之间相对和谐。克什米尔极端伊斯兰势力都放弃暴力改为议会斗争了。这就是民主的力量!

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民主不成功,根本原因是其政治家仍然固守野蛮,拒绝民主拒绝普世价值。

第五,王雪飞们说,利益多元化,冲突太大,选票会失效,就势必通过暴力解决…这更是扯蛋!

通过暴力解决内部矛盾恰恰是文化价值野蛮的表现,与利益多元无关! 在多元化社会一方要反对另一方就必须联合第三方。只有傻逼才会拒绝所有盟友自己孤军奋战! 多元的利益让各方总是有联合的基础。这样就避免了总决裂。

反而是那些社会利益黑白二元的总是陷入危机。比如在一个只有农民和官僚二元对立的社会,所有的社会矛盾最后总是只能用暴力解决。社会财富积累和科技文明在暴力中一次次毁灭殆尽。这样的社会以中国为代表。

第六,贫穷不是拒绝民主的理由,正如男人没出息不是可以回家随便打老婆的理由!

第七,王雪飞们说,问题的实质是“颠覆”。我们要问,你们为什么害怕被“颠覆”?为什么不能和国民党一样浴火重生?除了恋着特权不舍得放之外,还有其他有说服力的解释吗?!

第八,民主会带来分裂? 一个国家就象一个家庭。如果你在这个家里说话不如放屁,你会对这个家特别有认同吗? 为什么加拿大的魁北克通过全民公决拒绝了分裂,而苏联确最终分崩离析? 多考虑考虑内因。马克思说,内因决定外因!

第九,“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让我们看看都办了什么大事!奥运会、SB会、亚运会…哪一个不是好看不好吃的花瓶?! 看看暴力拆迁、贪污腐败!老百姓集中力量就是为了养一群贪官污吏,吃百姓的、喝百姓的、贪百姓的、拆百姓的的吗?!集中力量祸害自己吗?! 还好意思说战胜水灾。国家花了多少钱救灾,又花了多少钱在外国人面前装逼?!